社科院报告:省级县级政府行政处罚透明度100%

尊龙网上娱乐

2018-11-10

  社科院发布《中国政府透明度》第三方评估报告  省级县级政府行政处罚透明度100%  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今天发布《中国政府透明度(2018)》第三方评估报告(以下简称评估报告)。

评估报告通过对2018年国家机构改革前的54家国务院部门、31家省级政府、49家较大的市政府和100家县级政府,在2017年政务公开工作开展第三方评估发现,各级行政部门普遍重视普遍公开行政处罚事项清单的信息,100%的省级政府、%的较大的市政府、100%的县级政府在门户网站集中公开了各部门的行政处罚事项清单。   食安领域行政处罚公开较好  评估报告认为,环境保护领域和食品药品安全领域行政处罚结果公开情况较好。 在环境保护领域,%的较大的市政府环境保护部门公开了2017年本部门作出的行政处罚。

在食品药品安全领域,%的较大的市政府食品药品监督管理部门、74%的县级政府食品药品监督管理部门公开了2017年本部门作出的行政处罚。   评估报告同时指出,我国行政机关对政务服务信息公开不细致,有待改进。 行政许可是政务服务的重要内容。

行政许可法、《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和国务院办公厅历年的政务公开工作要点均反复强调加强对行政许可信息的公开。 评估报告发现,%的国务院部门、%的省级政府、%的较大的市政府、63%的县级政府公开的部分政务服务事项的办事指南中未包括全部内容要素。 %的国务院部门、%的省级政府、%的较大的市政府、94%的县级政府的部分政务服务事项的办事指南内容不具体明确,或含有“其他”“等”此类模糊表述。 %的省级政府、%的较大的市政府、32%的县级政府多平台发布同一政务服务事项的办事指南内容不一致。

  市县政府报告公开较及时  《报告》项目组对54家国务院部门、31家省级政府、49家较大的市政府、100家县级政府门户网站公开2016年度法治政府建设情况年度报告的情况进行评估。

  评估发现,大多市、县级政府都能按时甚至提前落实文件要求。

许多市、县级政府,如辽宁省鞍山市、安徽省灵璧县等,均在2017年1月就公开了本级法治政府建设或依法行政工作的报告,而其他大部分市、县级政府也在2017年3月底前将报告予以公开,如海南省海口市、浙江省嘉善县等,相关信息公开的时效性在一定程度上得到了保证。

  值得一提的是,还有地方政府在当年年底就对相关问题进行了总结并出具报告,极大地便利了下一年度具体工作的开展。

如宁夏回族自治区2016年年底就公开了法治政府建设情况报告,并且在报告中梳理了上一年的工作,详细总结存在的问题并对下一年工作进行了充分安排,有利于相关部门及时开展法治政府建设工作。 有的评估对象甚至每半年对本级政府法治政府建设或依法行政工作的信息予以通报,有助于公众实时了解其法治状况,如安徽省合肥市。   66县未公开2016年度报告  根据《纲要》,县级以上地方各级政府及其部门每年第一季度要向相关单位报告上一年度法治政府建设情况,报告要通过报刊、政府网站等向社会公开。 评估发现,42家国务院部门网站、7家省级政府、14家较大的市政府、66家县级政府门户网站或其法制部门网站未公开2016年度法治政府建设情况年度报告。

  除此之外,部分法治政府建设报告发布不及时。

按照《纲要》及《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关于信息形成及发布时间的要求,各级政府及其部门应在每年第一季度制作完成报告,自报告完成之日起20个工作日内予以公开。

项目组在评估中预留更为宽松的时间期限,但发现部分报告的网上公开时间晚于4月30日。

仅5家国务院部门、8家省级政府、29家较大的市政府、26家县级政府的法治政府建设情况年度报告在2017年4月30日前在网上公开。 甚至有的报告发布超期两个月以上,这意味着,这些报告发布时间大都在7月左右,该年度法治政府建设工作已经过半,报告的公布时间与报告的形成时间严重脱节。 这无法起到及时回应群众对这一年政府法治建设的期待和关切的效果,也降低了报告对本年度工作所具有的借鉴意义。   报告标题语言不规范  社科院评估发现,很多地方的法治政府建设情况报告的标题不规范。

一方面,《纲要》实施两年来,不少地方单位,尤其县级单位,普遍仍以原有的依法行政工作报告作为对当地法治政府建设工作的总结,这表明各级政府部门对两者的差别还没有深入理解。

另一方面,还有评估对象使用新闻语言作为报告标题。

例如,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使用《国资委2016年度法治建设取得积极进展》作为法治政府建设报告的标题。

一来缺乏严肃性,二来不利于公众查阅。

  而且不少评估对象未完整发布法治政府建设情况报告的内容,一些法治政府建设情况或依法行政工作年度报告中对下一年度工作具体安排规定得过于笼统,甚至很多评估对象的法治政府建设情况或依法行政工作报告中对下一年度工作具体安排无规定,从侧面反映出一些评估对象对法制工作不够重视。

  报告公开途径不明确  评估过程中遭遇的最棘手的问题就是对相关信息的查找不便,相信这也是社会大众在查找信息过程中经常遇到的。

社科院《报告》指出,各个评估对象对法治政府建设报告的发布尚无统一的途径。

有的在通知公告中予以发布,有的以日常新闻形式发布,有的报告被归类在法制建设栏目里,也有以法制部门文件形式发布的。 从政府年度报告到政府专题报告,从本级重大事项到上级重要任务,有的在工作汇报、工作进展条目中发布,有的在政策法规、法制监督专栏发布,此等种种,不一而足。

法治政府建设报告公开途径的复杂直接导致了信息便民性与友好性的降低,妨碍了公众对相关信息的查询与了解,不利于法治政府建设工作的开展,人为地给各级政府部门接受群众反馈意见增设了障碍。

  评估报告建议,行政机关应树立对政务公开的正确认识。 政务公开工作人员正确的积极的公开意识,是做好政务公开工作的关键。

在推进政务公开过程中必须不断适应形势,明确为什么公开、为谁公开、公开什么等问题。

政务公开不仅仅是行政机关单向性地主动公开信息和被动地依申请公开信息,更是要充分发挥信息的管理和服务作用,推动简政放权、放管结合、转变政府职能,也是让社会大众参与政府决策和社会治理过程,构建良好的政民关系,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格局。 (万静)+1。